58看书网 > 第一影后 > 第7章 情趣感十足

第7章 情趣感十足

58看书网 www.kanshu58.cc,最快更新第一影后 !

    魏堰晟抬头看向苏醉。

    苏醉也回视他,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意识到自己这个咬手指的动作非常幼稚,连忙放下,可依然瞪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魏堰晟,试探性地问:“魏先生,您可以帮我另开一个房间吗?或者……你自己再另开一个房间?”

    魏堰晟像听到了个笑话,解开衬衫衣袖起身,“你在想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苏醉一眼不眨地看着他,紧跟在他身后,“那我自己去开?可我的卡这边不好刷呀!我到哪儿去弄那么多纽币?要不你借我。”其实苏醉心里在琢磨着,靠!凭什么要她自己付钱住宿?本来就是陪他来的,难道她不仅得不到报酬,还得承担这么高昂的住宿费?

    魏堰晟没理会她,直接走进了卫生间,关门前他淡淡地问:“苏小姐要一起进来?”

    苏醉只好收回了跟随的脚步。

    这套豪华大套房走的是s-e-x-y路线。这一点,苏醉之前就注意到了。这个房间,不管是家居的布置还是头顶的吊灯样式都选得非常有情调。卫生间自然也不例外,整个卫生间都是玻璃结构的,而且除了中间一段大约一米的范围采用了磨砂的材质,其他部分都是透明玻璃。可以说,这个卫生间相对房间根本就是敞开着,门和玻璃墙只起到了阻挡水蒸气的作用。只要想看,卫生间里的情形一览无余。如果是一对情侣住在里面,那真是情趣感十足。

    可苏醉和魏堰晟不是情侣呀!

    苏醉在心里把设计这个房间的设计师骂了个狗血淋头,眼睛却再不敢往卫生间里面看,因为她发现走进去的魏堰晟已经一件一件把衣服脱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来他是打算洗澡了!

    苏醉捂着眼睛,走开些,背对着这个让人无语的卫生间,“魏先生,你倒是说个解决办法呀。我千里迢迢地跟着你跑到新西兰来,怎么说也算是很给你面子的。我在这人生地不熟的,你总不能不顾我的生死吧?你硬说这是你的房间,那我住哪儿呀?你总得帮我找个地方安置一下吧,小点的房间也行呀!”

    苏醉说了一堆,等对方的反应,可等了半天,等来了哗啦啦的水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苏醉一拍额头,无语了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在等魏堰晟洗澡出来的那段时间里,苏醉先去前台确认了一遍,这里还真没办法刷她的卡。掏了掏钱包,手头的纽币,也就只够她在这儿吃顿晚饭而已。

    苏醉很泄气,顶着个昏昏沉沉的脑袋又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魏堰晟已经洗好澡穿着睡衣出来了,此时正站在窗边擦头发,听到苏醉开门进来,他头都没回一个,“苏小姐没订到房间?”

    苏醉之前喝多了酒,刚刚又上下走了一趟,累得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,拖着双腿艰难地走到沙发边,倒头就躺下。苏醉觉得自己现在就算是被扔在垃圾场都能安心入睡,她实在没精神跟魏堰晟计较,也不再坚持另外订房间,打算直接赖在这儿了。她有气无力地跟魏堰晟打商量,“魏先生,你这沙发就借我睡一晚上吧,我实在困得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睡沙发?”魏堰晟本来是逗逗苏醉的,可他怎么都没料到这家伙这么好打发,竟然就这么轻易地决定睡沙发了。

    他一时等不到身后的动静,回头看过来。

    苏醉已经沉沉地睡着了。

    魏堰晟走近些。

    苏醉睡得很沉,丝毫没有被身边的动静打扰到,她一只手直接挂到了沙发下,头也微微歪向一边,但这似乎一点都没影响她的睡眠质量。她紧紧闭着双眼,长长的睫毛微翘地舒展着,在她眼睛周围投出一层淡淡的影子,一副很安逸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对外人也太没防备了。

    算了!

    魏堰晟抬步离开,她既然想睡沙发,那就让她睡沙发吧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苏醉半夜醒了一次。还以为是睡在自家大床上,习惯性地翻了个身,结果差点就从沙发上摔下来。迷迷糊糊地睁开眼,环顾一圈,才慢慢意识到自己身在何处。

    她竟然真的在沙发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而魏堰晟竟然也真的没叫醒她。

    苏醉揉着眼睛坐起来。睡着前她没洗澡,也没换衣服,连妆都没卸。这一觉睡够了,人也清醒过来,却又浑身都不舒服了,只觉得身上黏滋滋的,都是汗。

    苏醉打算洗个澡,可她有些不放心,魏堰晟还睡在里间卧室呢,万一他忽然走出来了可怎么办?这间透明盥洗室实在太瞩目,就这么进去洗澡苏醉还真有点臊的慌。

    但澡总归是要洗的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苏醉实在想不出个好法子还解决当下窘态。她轻手轻脚地走到卧室门口,试探性地去开门。

    门竟然是反锁着的!

    苏醉瀑布汗,魏堰晟一个大男人竟然比她这个女人还有防备心。不过也不怪,人家资产过亿,打他注意的人不知道有多少,防备一点也是应该的。不像她,活得像个没心没肺的糙汉子。不过虽然活得糙,苏醉的羞耻心还是有的,她可不想再被这个根本不熟的人看到她的*。先去已经够尴尬了!思考了一番,苏醉最后从包里翻出一根发绳来。为以防万一,她决定暂时把这间卧室的门从外面绑起来。

    绑好后,苏醉心里果然踏实多了,拿着换洗衣服,安心地进盥洗室洗漱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澡洗到一半的时候,隐隐约约似听到了外面有动静,苏醉一惊,忙把浴霸龙头关上,谨慎地听。声音却又消失了,只留一片静谧。

    苏醉觉得这可能是自己心理作用,但也不敢再慢慢磨叽,草草冲洗好,穿上衣服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幸好魏堰晟卧室门上的发绳还在,确认过后苏醉才放了心,长长嘘出一口气,将它解下来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苏醉后半夜睡得不是很好,一个原因是之前已经睡过一觉,洗完澡后人清醒很多。另一个,当然是因为,沙发睡起来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翻来覆去了多久,直至凌晨,苏醉才重新睡过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是她被吓醒的,半睡半醒的时候,做起了噩梦。她梦到自己正走在一条小道上,前面忽然出现一条手臂粗的青蛇,青蛇挡住她的去路却并不靠近,只是一个劲儿地盯着她,目光如剑。苏醉往后退一步,青蛇就往她这边游一段。

    苏醉不敢动了。

    正不知如何是好,她竟隐约感觉到了这只是一个梦,于是,在意识的强烈驱使下慢慢转醒。

    缓缓地睁开眼,她却又和另一双眼睛对上,这双眼简直比梦里的那条蛇还要锐利数倍。

    “啊!”苏醉叫了一声,这下彻底被吓醒了。

    魏堰晟?

    看清这双眼睛的主人,苏醉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,坐起身。

    魏堰晟此时正反身坐在沙发旁边的玻璃茶几上,一眼不眨地看着苏醉。

    “魏先生,有事?”苏醉见他只是盯着她,试探性地问。

    魏堰晟这才收回视线,淡淡地开了口:“苏小姐睡得倒挺舒服,不过我还是不得不提醒一下,再不起来,婚礼就要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苏醉拿起手机一看,哇靠!竟然九点半了。她怎么一觉睡到现在,婚礼马上就开始了,她还没洗脸化妆呢。再看看魏堰晟,早已穿戴整齐,西装笔挺,精神抖擞,器宇轩昂,就这样上场让他当新郎官都绰绰有余了。

    苏醉放下手机,翻出衣服就往盥洗室跑,跑了一半才想起来那坑爹的盥洗室是玻璃的,回身,双手合十地朝向魏堰晟:“魏先生,跟你打个商量,借你卧室用一下。”

    不等魏堰晟回复,她已经先下手为强,直接跑进去把门反锁上了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苏醉在卧室换衣服期间,外面有人进来,似乎也是参加这次婚礼的。苏醉一边换着衣服,一边竖着耳朵听外面人说话。

    进来的是个年轻女人,声音细腻中带着几分娇俏。她笑着问魏堰晟:“魏先生也还没下去呢,我以为我已经够慢了,其他人现在都已经进会场了。”

    回应她的是魏堰晟一如既往的冷漠声音,“等人。”

    “魏先生在等人?等谁?”

    魏堰晟这次没回答她。

    此时,苏醉已经换好了衣服,她理理头发,调整好表情,开门走出去。

    外面并不止一个女人,而是一男一女。两个人都很年轻,穿着正装,男的明显比女的要沉默一些,跟在女人身后低头不说话,百无聊赖的样子。这两个人的长得有几分相似,而女的比男的稍年长,苏醉猜他们应该是姐弟。

    见有人从内间卧室走出来,那对姐弟不约而同地望过来。

    就只见一位素颜美女含笑着站在房间门口,女孩子头发都还没来得及打理,很明显是刚起床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呆住了。

    由于不相识,苏醉只好朝他们简单微笑。

    魏堰晟也没有给两边相互介绍一下的意思,抬起手腕淡淡地看了眼手表,提醒苏醉:“快点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苏醉收到,连忙跑去洗脸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盥洗室几乎是敞着的,苏醉人虽然进去了,却还能听得到这边的动静。

    姐弟俩过了好半天才回过神去。这次反而是弟弟先开了口,“原来魏先生这次到新西兰,还带了伴儿?果然是好情趣。”

    魏堰晟不回应,算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苏醉在里间露了个嫌弃的表情,卑鄙!又利用她。

    “原来魏先生是在等自己的女伴,那我们就不打扰,先下去了。”女人的声音听上去明显低落很多,没了之前的俏皮劲。

    看来又有一位魏堰晟的爱慕者被伤了芳心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时间关系,苏醉连妆都来不及细细地化,所以她今天只稍微打理了一下自己,在脸上简单地打了层粉。万幸的是,苏醉有着一副即便不上任何妆也照样不俗的长相,绝不给魏堰晟丢脸。

    她对着镜子梳理好,托着盘在后脑勺上的丸子头,匆忙地走出去。

    魏堰晟正负手站在房间中心。

    “真的在等我?”苏醉有些意外,走上去问。

    魏堰晟回头看向她,竟面露几分诧异,上下打量了她几眼。

    不化妆的苏醉看上去要比平日年轻好几岁,白白净净的一张脸,小小的,一个手掌伸过去就能完全盖住,特显清秀。如果换一身衣服,混进学生堆里,绝对不会有人怀疑她不是学生。

    苏醉在自己脸上摸了一把,“来不及化妆了,你还没见过我素颜的样子吧?难看吗?”

    很意外,魏堰晟这次竟然没出言嘲讽,而是淡淡地来了一句:“还好。”

    切!苏醉暗暗吐舌头,“那快走吧!都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他们进入草地会场的时候,其他人差不多都已经就坐了,只等新人入场。魏堰晟他们从后面走进去,不少人听到动静,纷纷回头看过来。

    苏醉被他们看得有点尴尬,魏堰晟却还是一副目空一切的傲慢表情,领着苏醉笔直地走到座位前坐下。

    等坐下了,苏醉才注意到坐在他们后面的正是先前进魏堰晟卧室的那对姐弟。

    苏醉一坐下,周围的人就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。隐约听到有人在说什么,原来这真的是魏堰晟的女人……昨天晚上我也住在这儿,特意留意了一下,他们是住在一个房间……听说这女人也是演员,就是还没什么名气……不过,攀上魏堰晟这颗大树,不怕以后红不起来……叫什么名字来着,苏什么……苏醉……

    后面的姐弟俩也听到了议论,姐姐发出不屑的嘁声。

    苏醉撩撩头发,暗自撇嘴。八卦之心还真是人皆有之,不管是平民老百姓还是名人大佬就没人是不爱八卦的。

    当然,除了魏堰晟这种目无一切的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坐在魏堰晟旁边的是位看上去较和气的中年男人,他似乎是魏堰晟的朋友。这男人和其他人有些差别,不会像别人这么好奇地打量苏醉。但虽然他面容比较和气,身上却也散发着和魏堰晟一样生人勿近的冷傲气息。

    果然是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,魏堰晟的朋友也都是这么高高在上的。

    苏醉在坐下前曾与这男人有过短暂的对视。因为与他不熟悉,苏醉当时只朝他淡笑着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坐下后没多久,那男人先开了口,问魏堰晟道,“怎么这么晚才下来?”

    魏堰晟淡淡地侧头扫了一眼坐在另一边的苏醉。

    这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。苏醉尴尬不已,干笑着向那男人解释道:“不好意思,是因为我,我起晚了。”

    那男人了悟地点了点头,看向魏堰晟说:“年轻就是好呀!两个人昨晚,睡晚了吧?”

    苏醉真没想到这男人看上去挺高冷的,却能面不改色地开玩笑。这下她更尴尬了,说是也不好,不是也不好,最后咬咬嘴唇索性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苏醉听到魏堰晟和那男人聊起天来。

    男人问魏堰晟怎么有时间跑到新西兰来参加婚礼,不符合他的风格。魏堰晟说正好这边也有生意,再加上和老丘确实很久没见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还是为了工作,我还以为你来参加婚礼,顺便带小女朋友散散心,休息休息的呢。虽然男人事业为重,美人也不能辜负,要多陪陪。”男人笑着说,还伸头瞄了一眼苏醉。

    魏堰晟竟然说: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苏醉简直想把自己埋起来,能不这么消遣她吗?

    魏堰晟双手抱着胸,“老徐,既然都见到了,在这儿就顺便给你介绍一下。她叫苏醉,是个演员,混娱乐圈的,很崇拜老丘。”

    “哦~”男人意味声长地侧头看向苏醉,朝她点头致意。

    “您好。”苏醉也连忙朝他友好微笑。

    魏堰晟又转向她,淡淡地道:“这位是徐盛徐先生,你以后在演艺圈一定会有需要他照应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说得极其平淡,但苏醉却完全傻住了!

    徐盛?

    这个名字会有谁不知道?国内大半的电影出品都跟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,他几乎是电影业的灵魂人物,权势已经不仅仅是商圈和娱乐圈的问题,即便是政界,大伙儿都不得不给他留面子。

    “呃,你好。”苏醉收住自己震惊的表情,朝那位徐先生笑笑。

    然后,果断缩回脖子。

    照应什么的,她不敢担。她这辈子就想好好演戏,踏踏实实地做个演员。她觉得自己在娱乐圈,一个人能行,不需要别人照应。再说,像徐盛这样的大人物也照应不到她头上来。面对这样的人物,她只会觉得怕怕的,万一不小心得罪,死都不知道怎么死,更别说演戏了。

    徐盛倒是挺惊讶的,诧异于这小姑娘在听到他名字后竟没有主动攀谈的意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