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7章 心魔

糯米儿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58看书网 www.kanshu58.cc,最快更新神医倾城,帝尊爆宠小毒妃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817章 心魔

    “那会是谁?”墨倾言想起那强大的力量他都心有余悸,好在对方与他没有恶意,否则以他的修为恐怕连一招都难抵抗。

    “既然与我们无恶就别管他是谁了,找乾坤镜要紧。”凤云瑶朝着一个方向看了一眼,若有所思的道。

    “少君主说的对。”大祭司戴着光熙镜在四周打探了下,可以看到周围的情况,四周空无一人,显然刚刚帮墨倾言的人不愿意露面。

    宫怜雪将罗盘交给大祭司,在他们几人中只有他见多识广,由他带领着更为合适。

    大祭司也没推辞,乾坤幽谷太过危险,他们还是赶紧找到乾坤镜,然后离开才是。

    几人又按着远路返回,继续朝着南方走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遇上不少凶兽,不过,都被几人一一化解,很快走出了迷雾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刚出了迷雾,忽然脚下的地面变得软绵起来,接着变成旋涡,将他们吞噬了进去。

    凤云瑶睁开眼,发现自己置身在人界,这个地方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忽然间,出现许多人,还有她在人界的父母,凤枭和蓝心月。

    “爹娘?”

    凤云瑶眉头微蹙,心里豁然明白这是幻术,这些人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难不成还想用幻术来杀她?

    就在这时,面前出现无忧被绑在木棍制成的十字架上,他头发雪白,低着头好似死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无忧?”明明知道这不是真的,凤云瑶内心的悲痛自责愤怒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眸色在银色与黑色不停的转换。

    不是真的,这一切都是假的,不是无忧!

    凤云瑶握紧了拳头,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凤云瑶你就是个懦夫,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朋友枉死,却不敢救,懦夫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那刺耳的嘲笑声阵痛耳膜,直入心扉。

    凤云瑶闭上眼,用力控制体内的躁动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耳边传来一声声的惨叫,竟然出现另外一个‘凤云瑶’。

    这是被魔灵控制住的‘凤云瑶’,她双眸银灰色,一身戾气,原本嘲笑她的人被‘凤云瑶’尽数杀死。

    ‘凤枭’突然出现在‘凤云瑶’面前,伸出双臂,心疼又着急的道:“瑶瑶,不要再杀人了。”

    ‘凤云瑶’好似没有感情的杀人机器,一步一步的走向‘凤枭’,突然,她化作一道闪电直冲着‘凤枭’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凤云瑶想喊住‘凤云瑶’,可她好似被屏蔽了一般,想要上前阻止,可‘凤云瑶’却直接从她身体穿了过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白色的身影飞掠而来,挡在了‘凤枭’面前。

    ‘凤云瑶’手臂直接从帝九殇的心脏处穿了过去,鲜红的血浸透了他那身白衣,红色的血衣,刺的眼生疼。

    明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,那种痛彻心扉的悲伤让她浑身颤抖,丹田之处好似要裂开了一样,一口血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!都是假的!”凤云瑶用尽全部意志力,将浑身力量爆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毁天灭地的力量,地动山摇,乌云翻腾,电闪雷鸣,顷刻间眼前的画面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接着就是几道惨叫声。

    很快凤云瑶收起体内力量,原本一马平川的地面,已经成了废墟,坑洼不平。

    虽然过去了许久,这依旧是她心中过不去的坎,至亲枉死心上人被自己亲手杀死,那种悲伤自责,如今被挖开,再一次经历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刚刚那股强大的力量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之前,众人都被心魔所困住,突然爆出一股强大的力量,虽然被波及到受了伤,却将他们从心魔中拉了出来,不然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“少君主,你没事吧?”大祭司正在处在年轻时犯下的一件悔恨终身的事件中无法自拔,突然惊醒,这才恍然原来只是幻觉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凤云瑶抹了下唇角的血渍,眼底一片清冷,内心的伤痛虽然又经历了一遍,却比以往轻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一切过往随风而去,太过于执着于以前的事,总归于己不好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爹娘如何了,无忧他……

    凤云瑶朝着远处看了一眼,看到了神帝和他的一众儿子们,几人多少都挂了彩,显然被她波及到了。

    “凤云瑶,你是不是想让所有人陪葬。”别人或许看不出刚刚的力量是凤云瑶发出来的,他可是一清二楚,毕竟也算是交过手,更何况这里也只有这个死丫头能办的到。

    “你死了?”凤云瑶微蹙着眉头,显然颇为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“你!”神帝没紧了紧拳头,脸色也难以维持原状,黑沉的可怕,“你竟然敢诅咒朕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没死,谈何陪葬。”凤云瑶转身离开,不再理会他。

    大祭司冷哼道:“神帝你身为长辈,明明活的好好的却往我家少君主身上泼污水,更何况没有少君主那一下,你们现在还被心魔控制呢,恩将仇报的小人!”

    说完,十分傲娇的抬着下巴,跟上凤云瑶。

    樊暻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,眉头微蹙,“父皇,我们还是不要与圣域为敌了。”

    凤云瑶的实力太可怕了,与这样的人为敌,无疑是在找死。

    “暻,你该不会娶她吧。”神帝眼眸微眯,原本他是有这样的打算,让自己的儿子娶了圣域唯一的少君主,如此等于吞并了圣域。

    樊暻闻言不由自嘲的笑了下,“父皇,您太看得起儿臣了,即便儿臣有心想娶,人家也看不上儿臣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不肯嫁给你,那她只能死!”神帝杀意顿生,如此强大的人只能死,留下来也是祸患无穷。

    樊暻拧了拧眉头,不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他知道父皇一旦决定的事,别人很难扭改,可若是和凤云瑶继续斗下去,神域只怕会凶多吉少,他们的胜算很低。

    神帝看出他的担忧,心里多少对这个优柔寡断的儿子有些不满,但还是解释了下,“之前朕的确是轻敌了,不过,朕已经想好了对付凤云瑶的办法,她活不了多久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樊暻出声道,说实在的即便父皇能杀死凤云瑶,可他打心底不想与她为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