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看书网 > 武侠世界里的道士 > 第六章 金轮法王

第六章 金轮法王

58看书网 www.kanshu58.cc,最快更新武侠世界里的道士 !

    6家庄内,再整座椅,重摆宴席。 庄内,珰幌交错,喊声震天,丝毫不亚于开宴时分。虽然大宴被霍都等人中途搅乱,但此刻不仅敌人尽去,己方也狠狠落了他们面子,正应了“抗蒙”之名,是以众人兴致颇高。

    三巡酒罢,郭靖站起身来,道:“此次能退却强敌,李、杨二位贤侄却是居功至伟。”群雄听此,纷纷点头道:“不错,这次能打的那几个鞑子屁滚尿流,实在是大快人心。”有人提议道:“李、杨二人功不可没,咱们应敬他二人一杯。”群雄不断上前敬酒,李长青来者不拒,一一应下。

    黄蓉听闻杨过之事,便将小龙女安排到自己身旁。黄蓉见龙女似十七八岁,皮肤白皙,神态清冷,不由感叹玉.女.心.经之奇;又见她面无表情,想到古墓十二少之事,不禁叹息。黄蓉低声问道:“过儿武功,是你所授?”龙女凝视着杨过,道:“不错,我以前是他师父,可现在,我不想做他师父啦。”黄蓉眉头微皱,又道:“过儿可行过拜师大礼?”龙女道:“过儿他刚进古墓,便在祖师婆婆像前拜过师啦。”黄蓉默然不语,良久道:“你所说的祖师婆婆,可是叫林朝英?”龙女秀眉微颦,道:“我不知道,祖师婆婆就是祖师婆婆。”

    李长青酒量不低,数杯饮罢,也有些醺醺然。他虽也略通迫酒之术,却终究不喜,正如他不喜毒药暗器般。在他看来,如不是有深仇大恨、不共戴天,与人比斗,就应该堂堂正正。在内功、招式上胜了别人,别人会心服口服;用毒针、暗器,纵是胜了,也不如何光明正大,别人也不会心服。喝酒也是一样,并非你喝得多,就高人一等。与人喝酒,图的是个心情,并非酒量。靠那等手法,纵然是能千杯、万杯不醉,却也不过是个酒鬼而已。

    李长青站起身来,乘着酒兴,道:“我大宋群豪热血保国,心忧天下。咱们成立这‘抗蒙保国’盟,欲以我中原武林之力,共击鞑子。如今咱们盟主之位业已确定,实在是可喜可贺。”他顿了顿,又道:“只是洪前辈行踪无定,咱们如遇紧急之事,却也需要一人代为处理。”群雄听罢,纷纷点头应是,有人道:“不知何人可为这副盟主?”

    李长青心头微醉,他向黄蓉望了一眼,微微一笑,心中却道:“黄姑娘,你的第一个心愿,在下算帮你达成了”他道:“郭大侠乃北丐传人,武功高强,由他做副盟主,想来洪老前辈也不会说什么。”说到这,他又向那角落望去,却现那老丐已不知何时离去了。

    庄内众人,朱子柳、点苍渔隐、全真人等对此提议自不会反对,其余人众,见无人反对,也点头称是。郭靖却道:“我看李贤侄品性、武功俱佳,可为副盟主人选”李长青哈哈一笑,道:“我这‘贼道士’何德何能,能担此重任?”群雄不解其意,以为他是故作谦恭之词,只黄蓉似是想起甚么,面色微红。

    郭靖见众人如此盛情相邀,自是不再拒绝。他站起身道:“承蒙各位英豪看重,郭某承诺在有生之年定尽全力抗蒙保国。”到场群豪,均是血性汉子,见郭靖如此说,均道:“我等定尽全力辅助郭大侠”。

    大事定下,众人心中俱是欢畅已极,眼下无甚要事,便各自畅饮。郭靖见“抗蒙保国”之事已定,心中高兴。他望了望杨过,忽道:“过儿,你过来,郭伯伯跟你说几句话。”黄蓉见郭靖神色,顿知其心中所想,刚想说话,却见郭靖摆了摆手,只得闭口不言。她和郭靖相处已久,最是知道其性格,小事上能依从自己,只是认准一件事情,却会固执到底。

    杨过见郭靖满脸慈爱之色,又想起自己自幼孤苦无依,心下难过道:“郭伯伯,我……”郭靖道:“过儿,你自幼父母无依,你郭伯伯却是没有好好照顾你,你郭伯伯心里好生愧疚。郭伯伯把你送到全真,本想你学到些高深本事,却没想到却让你遭遇了这么多苦难。”杨过哽咽道:“郭伯伯,我……过的很快乐”郭靖道:“你祖父杨铁心与我父郭啸天有八拜之交,他二人曾言若二人是一子一女,便结为夫妇。我与你父义结金兰,你如今无父母师父再此,郭伯伯便也算你的长辈了。”杨过不明所以,指了指小龙女,道:“郭伯伯,这是我师父。”郭靖闻言,虽觉龙女比杨过年岁较轻,却也并不在意,大喜道:“你是过儿师父?”龙女道:“是,可我现在不想做他师父啦。”郭靖笑道:“我有一女,才智武功俱是当世一流,欲许配令徒,不知姑娘意下如何?”群雄此刻虽都在各自畅饮,听郭靖此提议,细细打量杨、郭二人,均是面露微笑,觉二人郎才女貌,正是天作之合。郭芙此刻依偎再黄蓉身旁,面色羞红,她望了望李长青,虽觉此事不妥,却也不敢多言。黄蓉此刻已知杨过与龙女师徒关系,眉头紧皱。她望了望龙女,见其仍是面无表情,又见杨过道:“郭伯伯,我……我却是配不上芙妹的,此事休要再提罢。”郭靖道:“过儿,婚姻之事乃父母之命,你连郭伯伯的话也不听了?”他望向龙女道:“姑娘以为如何?”龙女仍是面无表情,她凝视着杨过,缓缓道:“过儿不会娶你你女儿的”黄蓉闻听此言,心中更觉不妙。她道:“靖哥哥,芙儿如今还小,此事过几年再议不迟。”郭靖道:“如今双方长辈再此,先将婚约定下也好。”他向龙女道:“此事姑娘却是不需担心。婚姻之事,历来全由父母之命,你我双方定下,想来令徒也不会有它言。”

    李长青数杯已毕,已有些醺醺然。他端坐于前,端起酒杯,打量郭芙半晌,忽道:“像”。他一饮而尽,心中微微叹息,却仍是静观事态展。他又望向龙女,却见她此刻秀眉微颦道:“过儿决定娶我为妻,他是不会娶你女儿的。”声音不大,却是清晰可闻。郭靖道:“你……你说甚么”他怒道:“过儿,这是怎么回事?”杨过望了望龙女,道:“我与姑姑两情相悦,我已决定娶姑姑为妻啦”郭靖听此,大怒道:“畜生,你……再说一遍”杨过却是昂挺胸道:“我已决定非姑姑不娶啦”群雄本想二人郎才女貌,二人婚约本是注定之事,今日或可双喜临门,却不想生这等事。群雄均觉此事为郭靖家事,却是不好开口,纷纷沉默不言。黄蓉此刻却是不复刚才眉头紧锁,只是仍沉默不言。李长青一身长叹,一饮而尽,事已至此,也只有静观其变了。

    郭靖愤怒已极,伸手去抓杨过,杨过却是不避不让。郭靖道:“过儿,我视你如亲子,你可知我宁愿将你打死,也不愿你做出此等**之事。”杨过虽被抓住,却仍道:“郭伯伯,你打死我吧。我只是不明白,为何姑姑教我武功,我便不能娶她为妻?”郭靖闻言更怒,双目盯着杨过,功聚于掌,欲将杨过就此毙于掌下,却又觉杨过自幼孤苦,他如今做出此事,却是自己没能好好教导于他。他一声长叹,将杨过一丢,道:“你自己好好反省罢”说罢,转身拂袖而去。龙女接过杨过,道:“过儿,我不喜欢他们,咱们回古墓去吧。”二人当即携手离去。

    一场大宴,不想竟至于此。群雄纷纷起身,离席而去。李长青将杯中酒一饮而尽,起身走向黄蓉,道:“黄帮主,事情终究到了此处”黄蓉秀眉微颦,道:“事到如今,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。”李长青道:“却是累了郭姑娘与杨兄弟二人的名声”,说罢看向郭芙处,见她也已离去。黄蓉默然不语,半晌方道:“过儿与他师父之事,会成吗?”李长青道:“事已至此,除非龙姑娘生意外,否则无可挽回了”黄蓉道:“我教他学文,盼他能走上正途,不要学他爹爹,却没想到……”李长青道:“杨兄弟自幼孤苦,更性格偏激。龙姑娘诚心待他,他更是对她半点也违拗不得的。”李长青道:“杨过之事,虽与礼法不容,但若他二人从此居于古墓,相敬如宾,却也颇为美满。”

    李长青道:“倒是郭姑娘,被当众拒婚,却是于名声有损。”他顿了的,忽然笑道:“不过,在下虽为道士,却也是可以成家的。”黄蓉道:“贼道士,你胡说甚么”她面色一寒,道:“你不怕我杀了你?”李长青哈哈一笑道:“黄帮主若是同意此事,便是在下岳母,愿打愿杀,在下……”话未说罢,便见一竹棒攻了过来。

    李长青转身避过,道:“黄帮主棒法精妙,举世无双,在下认输。”黄蓉道:“哼,贼道士,这次便饶过了你。”

    李长青取出一纸,递给黄蓉。黄蓉道:“这是甚么?”李长青道:“这便是那第二个心愿了。”黄蓉道:“这是丹方?”她伸手接过,扫了一眼,却见上面用蝇头小楷写了数种药材。药材虽大都不甚名贵,却数量、种类极为繁多。李长青道:“正是,上面所列药材,除三味主药极为难遇外,其余大都常见,便托黄帮主帮忙了。那三味主药生长在险恶之地,便由在下亲自去寻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明月当空,繁星点点,四下宾客已散。李长青乘着酒兴,笑道:“岳母大人好好考虑在下提议,在下先行告退了。”黄蓉俏脸一怒,正要作,却见李长青已在数丈外了。她欲要追,却又想起什么,只狠狠跺了跺脚。

    黄蓉正要离去,却听有人跑了过来。她定睛一看,却是大小武兄弟。二人此刻面容悲苦,神情极为慌张。黄蓉正无处泄,看见他二人,眉头微皱道:“你二人慌慌张张的干甚么,所为何事?”二人见是师母,顿时哽咽。黄蓉面色一沉道:“到底有什么事?儒儿你说”武敦儒呜咽道:“师母,芙妹她……让金轮法王给抓走啦”。

    黄蓉闻言,心头大乱,再也顾不得其他,道:“仔细说说,到底怎么回事?”武敦儒道:“我兄弟二人和芙妹在庄外林中散心,却不曾想遇上了那金轮法王一行人,芙妹便被抓走了。”黄蓉又细问二人与金轮法王一行人相遇时间、地点,对方离去方向,二人详细告知。

    黄蓉道:“你二人与我一同……算了,你二人快去告知你师父,就说我去寻她们了”二人正待要一同前去,却见师母已经走远,只得作罢,去寻师父去了。

    黄蓉正走间,却见前方一人影,仔细一看,却是李长青。黄蓉道:“你怎么在这?”李长青见她此刻神情悲伤,道:“黄帮主为何再此,我便也为何再此了。”原来李长青刚走不远,便见武家兄弟神情慌张的过来,知有要事,便跟了过了,听见了刚才对话。黄蓉动了动口,最终道:“那快走罢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