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八十四章 世间最近仙

随风的树叶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58看书网 www.kanshu58.cc,最快更新万古灵途最新章节!

    古族的一位无上存在,原本盘坐在虚空,是此行古族的护道者,看似与这里很近,可实际上隔了数个岁月一般,十分遥远。

    达成那一境界的,很少真正的踏足人世间,因为牵连的因果太大,连他们都忌惮,不得不谨慎。

    毕竟,没有成道,依然受天地的压制。

    即便从古至今,活过了岁月,可付出的代价根本不可想象,若非有真正的大事,他们不会插手。

    直到那条溪水出现,让大赤天下的红莲都发生了湮灭,这让他们想起一些事,昔年流传的一段古史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,那不是古史,而是一段不真实的故事,过于神话,且无从考究。

    而且,这其中涉及一些连他们都不可言的事,一旦点破,会掀起无边的因果,没有人可以幸免。

    曾经,的确有人尝试追寻,想得悉那段遥远的秘辛,结果遇到了恐怖,从此岁月不见。

    “是那条九天溪吗”暗中,那位古族的存在再次开口,盯着那湛蓝色的溪水。

    场面上很寂静,就是大战的双方,都退到远处。

    “不对,那条溪早已被打灭,古今不存,即便可能,也只是上面残存的一滴罢了”

    许久后,古族的无上存在再次说道,以他的境界,即便不能追溯这段秘辛,可能分辨出那溪水的部分本质。

    这条溪水,并非是那条九天溪,只是相近,或许融合了那条神溪的一滴而已。

    若是真的是九天上的那条,赤火族的王女怕不只是轻伤了。

    “神溪上的一滴残液吗,也当属仙珍了”

    赤琉璃傲立天际,一双眸子显露出贪婪。

    古族的无上已经告知他们,这并非是真正的神溪,只是融合了那条神溪的一滴水,不可能复苏和完整的。

    九天溪,早已崩灭,那段秘辛并非全是假的,有部分可以推敲,也可以佐证出来。

    “万灵的年代逝去无数年,而今还留有一滴神溪水,真的是那位吗”

    一位人族的活化石轻叹,很希望古族的那位推测是错误的。

    三古纪劫,史上最黑暗的,最漫长的一次大难,血流诸天,白骨遍地,葬尽了太多人,留下了太多的悲凉。

    也是自那个时代开始,大道被打的残破,无数道统消亡,皇朝覆灭,很多典籍与古史都无法接续,难以考究。

    这导致了当世以修灵为主,所谓的古路古法,所谓的证道者早已不见。

    好在此间的天地在恢复,未来将迎来一次万古以来最辉煌的盛世,这是劫后的反哺,是所有人最期待的一世。

    但同样,或许也是最惨烈的一世。

    各世的绝代人物争相出现,神魔乱舞,妖鬼横行!

    “世间最近仙,这是那位的殊荣,从古至今,唯有那位得到了万灵的认可”

    “而今,万族降临,冥府出世,若那位真的延续神话的辉煌,于当世复苏,这是我人族的希望啊”

    “九天溪灵道,存在于神话时代,甚至更久远”

    “所谓的古史,存在太多断层,但这段秘辛却依旧有流传,或许是真的”

    人族,几位活化石人物探讨,因为此时此刻的一些东西,在今次之后必定引起天下哗然。

    当年的那位,真的太恐怖,于星空中打下不朽的传说,所谓近仙,已经快寻到了那一境界。

    可不知何种原因,那条九天溪碎开,自此之后再也没有那位的消息。

    在众人猜测与轻叹的时候,天上的大战忽然间再次爆发。

    赤琉璃莲步踏空,抬手演化大赤天,这一次,那些红莲没有出现,而是化作了一条条赤红色的焰龙,盘旋诸天,龙威浩荡。

    她像一尊神灵,举手投足间,法则意流转,无尽的大道光芒绽放,割裂了天地,震碎了山河日月。

    莫然以水为器,一条条溪链舞动,横击而去,贴着赤琉璃的蛮腰,差点再次让这位绝代王女负伤。

    水道,可至弱至柔,亦可至刚至强,在他的手中,早已穷尽自身的一切推演,让溪链化作最可怕的杀伐利器。

    两人于空中交战,莫然负伤,先前就遭受到红莲的焚灭之力,还不曾恢复,而今在此被一掌击穿了肩胛骨,血洒当空。

    可同时,那位绝代王女也一样,雪白晶莹的玉臂上有数道极深的伤口。

    “很好,我出道以来,还不曾有如此的伤势过”赤琉璃开口,散发出滔天的杀意。

    她为一族的王女,生来骄傲,根本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区区一条溪水,并非是那九天神溪,只是融合了一滴残液罢了,可在这位手中,没想到有如此可怕的威能。

    她动手,玉足横扫,击出一片火海,远处的山岭都被拦腰焚断。

    莫然险之又险的躲过,这种古天功,号称杀伐极致,身上的溪流虽然可以磨灭部分,但不能完全化解。

    天上,两人短暂的寂静,而后再次爆发,各种光束飞舞,漫天都是火焰,还有成片的法则光环。

    人族有人惊叹,这位神秘的古道统青年,竟能与赤火族的王女抗衡,数百回合下来,虽被压制,可并没有一边倒。

    尤其是是那溪水,很穿梭天际间,轨迹根本捉摸不透,像是暗含卜算推演一道,每次都让这位赤火族的王女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“不对,那青年接连受创,血气为何还如此旺盛?”有人点出关键,很震惊。

    在大赤天下,想要躲开古族王女所有的攻击,根本不可能,随着大战的继续,只会越来越虚弱。

    而且,这赤天下的温度实在太高,血液流出的刹那,几乎都被高温蒸发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”神城之主眯着眼睛,眸子闪烁。

    与他一个时代的几个活化石也都看出了眉目,这个古道统的青年,胆子未免太大了点,面对一位几乎快接近少年至尊领域的存在,竟还不曾全力!

    古族的年轻王,以人族作为磨刀石,此刻那位青年竟也有这样的想法,以这位古族王女,来淬炼他的溪水道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种做法太危险,这位古族的王女虽然施展出大赤天,可不代表极尽了自身的战力。

    以这位的眼界,必定已经发现了敌手的想法,可为何还十分配合,装作不知道?

    “这女人,疯了吗?!”

    古族一方,梵族神子忽然间想到了什么,神色巨震,当即传音附近的几位同行者。

    同时,他动手,九天十战法演化出一座古鼎,覆山而下,护佑自身,随后协同古鼎,极速后退而去。

    他怕晚一步,古族在场的所有人都要被波及进去。

    可以说,除却赤天下的这女人,没有生灵可幸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