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六章:白父和红殷的小秘密

更从心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58看书网 www.kanshu58.cc,最快更新末日拼图游戏最新章节!

    这个村子都和白雾经历的第九精神病院一样——曾经拥有过很多人,但最终这些人的怨念全部被吸收——形成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强大怪物。

    虽然第九精神病院里,除了红殷还有以利亚。

    和第九精神病院另一个不同点在于,这个地方一旦进入,就会被强制拖入聚合体的精神世界里。

    因为吸收了红殷的大部分力量,导致这个区域比精神病院更加变态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意识载体形成的世界,是不是意味着,我和其他几个进来的人,其实都在村子里某处,处于昏迷状态?”

    红殷点点头,她的小手一挥,镜子里浮现出的景象立马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白雾看到了自己,队长,该隐,柳虎,宴自在,谢行知六人全部昏迷在不同的地方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支高塔最强的小队,从进入这个红色区域开始——就已经全军覆没了。

    黑色的怨气缠绕着每个人的身体,所有人都显得很痛苦。

    哪怕是在负面情绪感知方面同样有着近乎免疫效果的宴自在,也显得很痛苦。因为近乎免疫,不等于完全免疫。

    五九,谢行知,宴自在,柳虎,都在感受着死亡的气息,体验着村子里不同人的绝望。

    而柳虎是最惨的,柳虎进入了濒死状态,且身体开始有了畸变的征兆。

    当然,还是有两个例外的,该隐和白雾。

    虽然也陷入了昏迷中,在被怨气一点点包裹住,可白雾一如既往的平静,该隐则更夸张,他的表情很癫狂,仿佛处在某种喜怒不定的状态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该隐已经沉在了湖底,被那些怨气化作的手臂拖入淤泥中。

    第二幕场景里,该隐扮演的是村长,这个角色其实很重要,能够决定村民们的态度。

    但该隐并不在意这些,他同样猜到了——自己处在某个怪物的脑子里,想要出去,就得等到某个时机。

    只要自己最先出去,五九和白雾的两具躯体都还陷入昏迷中,这对他来说,根本就是案板上的鱼肉。

    而该隐所扮演的江玄,本该在这个时候恶堕化,但他对各种邪恶的东西虽不具备免疫性,却具备扭曲的——亲和性。

    这就是该隐和白雾最为特殊的地方。

    第二幕的场景里,每个人在力挽狂澜后,或者做出选择后,其实都是一个下场——感受痛苦与绝望。

    五九,谢行知,宴自在最终会发现自己所做的,根本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他们的结局只能是和所有沉入湖中的人一样,不断地生出绝望与怨恨,最终成为恶念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可白雾并不具备绝望悲伤恐惧怨恨等负面情绪。

    该隐倒是有,且情绪异常丰富,他会恐惧,会憎恶,会愤怒。会对未知的事物抵触……会本能的趋生避死。

    可如果一切无法避免,负面情绪到达某个阈值后,该隐反而会获得快感。

    作为人类之中现已知的唯一一个去过六层的人,尽管这具身体限制了该隐的大部分力量,但他的底牌,并没有全部用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雾想了想,大概释怀了。这绝对是被幸运女神针对了。

    他一直以为自己的百分百难度+1体质,对于红色区域无效。

    毕竟红色区域和黑色区域的跨度太大,红的还能因为自己运气差,变成黑的不成?而且红殷也在这个区域,大家抱好大腿就行了。飞龙骑脸怎么黑?

    但不曾想到的是……红殷力量被吸收了。

    红色区域已经慢慢的触及到了红色区域的极限,说不定恶完全吞噬善后,就真会诞生一只黑色区域级别的怪物。

    聚合体分为善和恶两股力量,善恶是对立的。

    红殷曾经也分为善和恶两股力量,但红殷体内的善恶……虽然很多地方不同,恶主张杀戮,善主张庇佑,可善恶又并非对立。

    红殷所吸收的怨气,都是那些感激红殷的人。

    尽管善念的红殷,对比“气球”里的恶念来说弱小无比,但那些恶念却愿意将主导权交给红殷。

    只是也有一些时候,红殷会控制不住它们,但那种情况不多,

    村子不同,枣湖里那个怪物,善恶完全对立,这里混合了太多人的怨气,那些沉入湖底的人憎恶一切。

    它们之中有的是对村子绝望继而生出怨恨的,也有神婆一样贪婪邪恶的,这些东西糅杂在一起,形成了主张彻底摧毁善念的恶。

    红殷到来后,也和白雾一样经历了第一幕场景和第二幕场景。只是她是恶堕,不像白雾那般赶时间,所以她一直在这里头生活,最终被神婆蒙骗。

    那些本就有时候会失控的恶念,与聚合体的恶念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这件事其实也就发生在几天前,白雾寻求红殷帮助的时候,红殷那会儿还没有被夺走力量。

    白雾说道:

    “我们如果没办法醒来?是不是就意味着没办法打败它?”

    红殷低下头,显得很难受:

    “哥哥……我不该求你帮我的,现在你们已经没有办法离开了……除非,除非彻底吞噬它们。”

    “第九精神病院内那些病人的怨念,对比湖中的怨念如何?”

    “原本我是可以帮助它们打败恶念的……”

    白雾想了想,这意思就是说,红殷巅峰时候的战力,能够和这个怪物一战。

    假如能够把那些第九病院的怨念拉回来的话……或许还有得打。

    吞噬这些怨气,白雾做不到,不是消化不了,而是……自己不具备这个能力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问红殷这个问题,是打算最后让红殷吸收这些怨气,同时评估一下,红殷吸收这些怨气后,是否具备暴走失控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当然……白雾这是很乐观的想法,因为最大的可能性是——自己和红殷队长该隐,以及监察组三人全部被吸收。

    故事到了这里已经没有必要继续再讲下去,现在白雾想要知道,该如何破局。

    既然自己等人其实只是意识体,那么自然无法使用返回轮盘逃离。

    何况红殷的情况很不好,白雾也不会丢下她。

    “所以眼下的情况,我只能在它的精神世界里对付它么?”

    红殷说到:

    “是的……这是最糟糕的局面,如果不被拖入这个世界,哥哥你们或许还能离开,但是被拖入这个世界后,你们如果一旦失败,就等于也被它所吸收。”

    这里的我们,指的是红殷和聚合体中残存的善念。

    “原本可以帮到哥哥的……可现在我的力量所剩无几。我能够做到的,也只是让你们能够使用自己本身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白雾这才知道,原来自己这些人可以使用序列,其实就是红殷等善念在帮忙。

    镜子里也浮现出了善恶对立的两个阵营。

    石头,冯海平,红殷,朱瑾,赵宽……这几个身影显得无比渺小。

    因为镜中的另一面,是潮水般的黑压压的一群怨念。

    他们是崔正平,是神婆,是村子里所有死去的人,以及许多因为沉在湖里而心生怨念的亡魂。

    同时红殷也给到了五九的视角,白雾看到了队长正在湖边,循环一般经历着石头被烧死,然后沉浸在悲痛中跳湖,沉入湖底,被怨念缠绕的痛苦。

    看着这一幕,白雾皱起眉头:

    “要怎么才能打败它?”

    战场是对方的精神世界里,这就和当初面对九尾时一样,九尾能够召唤各种具象化的怪物……

    但二者的规模完全不同,量变也就引发了质变,就算靠着满月碎片召唤的白远,白雾依旧处于绝对劣势。

    红殷说到:

    “是第三个场景,我可以带哥哥过去……但是那个地方……是一个极度扭曲的地方,是所有恶念聚集之地。”

    里世界。

    白雾忽然想到了这个词。

    他曾经看到过一个画家的画展,画展上画着穿着女装,丝袜,高跟鞋,涂着口红,满嘴胡子拉渣的大汉。

    起先白雾觉得这是精神污染,但他还是继续往下看下去。

    第二张画是一个长着狗的躯体,女人头颅的生物,但鼻子却是猪鼻子。

    这张画是否有什么深层含义白雾不清楚,但它给人的第一印象,就是画的主人,在蔑视女性侮辱女性。

    第三张画,穿着西装,额头上印有$的一个个现实世界的知名商人走在街道上,街道上都是渺小的人类,而商人们都如同巨人一般。

    第四张画,是仿佛提款机一样的生物,生物长着老人的面孔,是那种会瞬间让人想到父母的传统面孔。

    第五张画,则是可爱的孩童,手里拿着剪刀,看着地上一只四分五裂的猫尸体,露出一脸纯真的笑容。而孩童的背上,长着许多不可描绘的器官。

    白雾后来找到了画展主人,询问到了这些画的内容,结果得知……画的主题叫里世界。描述的是一群犯人内心最深处扭曲的景象。

    原本白雾以为,第一幕场景是里世界,但后来发现……第一幕只是入口,第二幕则是善恶的战场。

    即将进入的第三个场景,才是真正的里世界,在这里将会看到恶念扭曲之下,各种畸形的生物。

    白雾说道:

    “带我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可是哥哥去了……就回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这里也支撑不了太久不是么?”

    第二幕是一个循环场景,可这种循环最终会随着恶念彻底吞噬善念而结束。

    既然红殷无法让自己醒来,白雾所能做的,便只有前往里世界,击败恶念。

    红殷还在犹豫,白雾的精神力在红殷看来,前往里世界根本就是找死。

    现在的白雾跟里世界的差距,大概就像是九尾狐与白远的差距。

    白雾可不想队长等人恶堕化,毕竟他已经没办法读档。

    场景再一次变得明亮起来,一道轻笑声传出:

    “对于一个没有恐惧的人来说,即便有脑子,他也做了不少鲁莽的事情。仔细想想看,他做过的蠢事可不少,但每次都能活下来,所以不妨让他去试试。”

    白雾很烦白远,怎么这个人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了、

    白远耸耸肩,看着儿子一脸厌恶的表情,越发开心,他知道白雾在想什么:

    “你要搞清楚状况,这不是我在找你,而是你闯入了我负责的区域。大孝子,你要喧宾夺主吗?”

    红殷觉得有点看不懂二人的关系。

    这个大叔……不对,这个很好看的大叔,真的是哥哥的爸爸吗?

    虽然他们好像确实有些像。

    白远是满月碎片所创造的,白雾执念的具象化,这本身就蕴含着无比强大的精神力。

    但跟红殷巅峰状态,跟恶念聚合体相比,还是逊色不少。但他……很聪明。

    尤其是他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要了解白雾,也知道该如何挖掘白雾。

    “我对失败品会如何去死,并没有兴趣,但你的三间屋子里,还有一些我感兴趣的东西,我这次可不是来找你的,我是来找这个小姑娘的。”

    白远对着红殷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在最终的大战到来前,他需要红殷为他做一件事。

    这一刻,白雾竟然成了局外人,空气中仿佛忽然间多了一层障壁。

    就像是一道巨大厚重的玻璃挡在了白雾身前。

    他能透过玻璃看到白远在说着什么,也能看到红殷诧异和质疑的表情。却无法听到声音。

    红殷起先对白远的话很怀疑,可最终她在白远的劝说下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小姑娘和白远达成一致的握了握手,这一幕看在白雾眼里,感觉怪怪的。

    白雾深知白远的危险性,担心起红殷来,好在没多久,这层障壁消失了。

    白雾立马来到了红殷面前,问道:

    “他对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要帮助哥哥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白雾一口否决。

    白远嗤笑道:

    “真是让人伤心啊,你知道精神力这种东西,其实和情绪息息相关吗?你没有负面情绪,所以对方在这里,无法感染你,但前往里世界后就不一样了,在那里,你们既是精神体,也是实体。”

    白雾警惕的看着白远,白远不以为意,就像是给小孩子科普一样:

    “里世界里杀人这种事情,精神科的大夫做过不少,现实世界里也常有,虽然大多辅以仁慈,治疗的幌子。多数临床案例,都是用在对付多重人格患者上的,前往里世界里,杀死其他不必要的人格。”

    【看书领现金】关注vx公.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看书还可领现金!

    “你,乃至里面的善念,恶念,在第三幕场景里,都将是以人格的形式出现,我只是给到小丫头一点帮助,在我的帮助下,你能够携带两个队友。”

    白雾看向红殷,红殷点点头。照理来说,红殷是不会骗自己的。

    但白雾总觉得,白远肯定说的不是这些,如果真是这样,又为何不让自己听见?

    只是时间紧迫,不容白雾多想,白远还是带着迷人的微笑:

    “小丫头的本体在第三层,你要是继续耽搁时间,你将没有队友了,因为你的队友们都将被吞噬,快一点做出你的选择。当然,我是不急的,我倒是很想知道,没有负面情绪的你,看到了好朋友死去,会是什么反应。”

    红殷也一改之前的犹豫,对白雾说道:

    “哥哥……你们该走了,有了他的帮助,我能够多带两个人进入第三层。”

    柳虎,谢行知,五九,该隐,宴自在。

    白雾必须做出一道五选二的选择题,挑两个最强的队友,一起前往第三层,完成一场几乎不可能赢的战斗。